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港 > 养生

刀破魔天 第七百一十节 老祖陨落

发布时间:2019-10-19 10:03:45

刀破魔天 第七百一十节 老祖陨落

无心老祖一杖出手,回身盘坐,只是数息的时间,身影渐渐的消失。老树的空间中木玄气蓬勃涌出,渐渐聚成了一个珠子,包住了那枚帝卵。

惋惜,他是木玄气,只能维持着帝卵的形状不散,却无法再化出孔雀之形了。

“圣主息怒,神鹏族人作乱,老奴必会严惩。老奴守护帝灵七百余载,没料到竟然功败垂成,肯请圣主再赐三滴精血,老奴愿粉身以报。”

朗宇扫视了一圈古树的空间,无意老祖必然是返回了本体,忠义守诺之人,其心可佳、其情可悯。

朗宇点了点头。

“我看帝灵不但需要圣血,恐怕还要有火玄气吧。本尊既然接受了天鹏帝的传承,自当尽力,但能不能激活便只能听天命了。”

“多谢圣主,老奴在此替神鹏一族拜谢了。”

朗宇其实很高兴,这一击倒是玉成了自己,正好瞒天过海。他是真的决定全力以赴,若能破开万年的禁锢,也算对自己这对金鹏翅一个交代。

受人之恩嘛,当有此1报。

空间中只有淡淡如烟的火玄气,朗宇盘坐了下来,逼出了三滴精血,重新向着帝卵中祭去

小天宫之上羽毛如飞絮,大小妖禽层层叠叠,然而除几个3阶的老妖将,其余的能有什么用呢?

火焰鸟,沧翼鸟,光羽犀鸟,火烈鸟,荆棘鸟,风蚀雾鸟,神火飞鸦,灭蒙鸟,比翼鸟,风鸟,天翔鸟,天澜鸟,银鱼鸟,风铃鸟,鸾鸟,雷鸠,水灵鸢,雷鸟,天翼鸟,怒冠鸟,黑灵鸟,半龙羽,龙吼鸟,琴鸟,炎火玄鸟,朱鸟,龙爪鸟,驭风神鹰,金焰鹰,赤焰天鹰,角鹰,雷鹰、玄鹰,鹫鹰,闪电金鹰,碧眼金鹰,九尾枭,青鹏,雪鹏、蛊雕,北金雕,金翅雕,黑羽雕,追风雕、金翎秃鹫,腐尸鹫,雷翼雕,赤焰雕、狮鹫兽,白头狮鹫,黄金狮鹫,铁羽鹫,铁背狮鹫,幽灵鹫,冰鹫,苍山鹫、银皇天隼,冰隼、遮天云雀,青云雀,疾风雀,苍焰朱雀,魔龙丹雀、烈雀,金翅丹雀,七彩孔雀、铁头鹦鹉,金刚鹦鹉、红顶鹤,巨嘴火鹤,云中鹤,寒冰烈鹤……

神鹏部落就是飞禽族的天堂,种类繁多、形态各异,其中不乏有天之娇族,更有上古神鸟的后裔,但是,在神罚森林中他们是罪人,血脉被封印,修为低下,再多的数量也难以抗住妖帅的一击。

这是以石击卵,以狮搏兔。舍命1搏,也只能留下慷慨悲歌的惨剧了。

金翅雕一声嗤笑:

不自量力!

那就去死的,这是你们自找的。

金——光——飞——羽

白光耀目,恍如一轮坠落的太阳,万羽扬首,剑光锁定了下方七彩斑斓的天宫古树山。

“去!”

“嗤”的一缕缕破空之声,几十丈的距离,可以说是法随便到,心念一生,攻击立刻就出现在了眼前。

神鹏一族,万年的守护,谁能料到,眼看就要一飞冲天了,居然毁于一旦。

孔翔回天无力,一口老血狂喷而出。

“噗————”

“你找死!”

古树当中突然清晰的传出了三个字,就在众妖禽的翅膀之下,“嗤”的1响,钻出万万千千条细腾,腾上生叶,叶上生花,花中生果,果上结腾,腾上生叶……

瞬息间千百变化,绿茵茵1片花山叶海,把众鸟包在了其中。

“噗噗噗……”轻响如刺破了无数个气球,金光飞羽没入了藤叶当中,无声无息了。

藤花的生长还没有结束,象一排海浪一般,又似一团团的乱蛇,扑向了金翅雕。

金翅雕双眼一挑,从鼻孔里猛的吸了一口短气。

“嗯?!”

等他感应到了一种恐怖的杀气的时候,已晚了,双翅向前一拍要退,却在藤海中嗖嗖的射出了五条盘龙枝,青光一闪,透体而过。

“啊!”

一声似鬼哭狼嚎般的惨叫,金翅雕活活地被钉在了半空。五条青色古藤,就象五杆铁枪,两条穿住了两张金翅,两条从一胸一腹透出,要命的就是一条,竟然是打穿了咽喉。

青光在烁烁的闪动,金翅雕一身的玄光在迅速的暗淡。

身形在虚化,眨眼之间,恢复了本体。

他,动不了了。

只是声嘶力竭的一声悲唳,留下了一句怒吼。

“你敢杀了我,主人绝不会放过你们!”

话音刚落,就在金翅雕的头顶上空,乌光一闪,一条暗褐色的虬龙杖迎头一击。

“梆!”

不管是刁虎还是金三德,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终于消听儿的挂在了半空。

“呃!你这个废物!”

数千里以外,金震魔识海中嗡的一声没有了金翅雕的感应。双眼紧成了一条缝,难道废物东西死了?

狠厉的目光向着千里以外盯了很久,终没有迈步。古老的传说只能信其有,不可疑其无哇。

一步迈下去,也许惹来灭族之灾。

金震魔不敢。

东北的天际,出现了三道光芒,巨翅闪了闪,三个神鹏族人落在了妖王的包围之外,为首的正是一金翅雕。

“站住,拿下!”

五个狮族妖王转身围上。

“嗯?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金翅雕急退。

“慢着,让她们过去。”

面现惊色的金翅妖将是一个女子,转头向西看来。

“金——震——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要攻打神鹏部落,先祖的誓言你忘记了么?”

金震魔面无表情的看过来。又转眼看向了小天宫的方向道:“你的小虎遇到了危险,去看看吧。”

“小虎?!他怎么会回来!?走!”

金翅女子仿佛感觉不妙,沉喝一声,冲向了小天宫的方向。

猖狂不可一世的刁虎被钉在了半空中,众禽还惊魂未定。

“孽障!”孔翔看了一眼,立刻转身带着另两位族长返回小天宫。

麟儿紧张的看着天顶的破洞,见三人进来,急急的问道:“三位族长,发生了什么事?”

“本族一个逆子,要闯天宫,现在已没事儿了,圣主如何?”

麟儿摇摇头:“他没事。”

看着头顶的天宫无恙,天柱无恙,孔翔长出了一口气。

然而,无恙并不等于没事儿,无心老树之下,朗宇已筋疲力尽。

他尽力了,无意老祖固然更是尽力了,

连续滴出了五百多滴精血,神魂疲惫,金丹中的火玄气近乎枯竭。朗宇不能再放了,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无心老祖的木玄气,结成了一个碧绿的光球,包裹着帝灵,空间内干巴巴的没有生气,以神识望去,在绿色的光球内,化出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一只火孔雀在游动。

太弱了,甚至无法传出声息。

“多谢圣主,老奴还是失败了,看来这是天意呀。”

空间中响起弱弱的悲怆声音:“这棵绿球是老奴的一生精华所化,其中有老奴近万年的感悟和精气,帝灵重生我没有完成,希望圣主把他带到神桑谷,先祖并没有死,他老人家或许还有办法,若能让帝灵重生,老奴愿献上此珠,以报圣主大恩。”

“啊?”

盘坐恢复的朗宇闻言一惊,这是不是就相当于老树的妖丹了,此物1失修为何在?

忠心可嘉呀,无意老祖有此一言,倒让朗宇没法因为一个誓言来取人万年的修为。重生帝灵的事,应当也是自己的吧。

思索了片刻后推了下鼻子:“你的心情我明白,如果可能,本尊必然尽力,至于此丹,倒是不必了。”

“老奴多谢圣主成全,今日有此一劫,也是对老奴守护不周的惩罚吧,我已违誓对天族出手了,没有逃生的可能,只恨未见帝灵重生。这颗灵丹留与圣主便是了了老奴的心愿。请圣主没必要推辞。立刻收了帝灵,带人离开这里。”

违背了誓言!?

朗宇双眼扫视着树底的空间,已没有一丝生气,老树似乎已死去,他再也不可能见到那个老树灵了。

以毕生献给了自己的誓言,朗宇明白了,不由肃然起敬,起身抱拳一拜。

“老人家走好,朗宇不死,必让此灵重生,带神鹏一族重返天宫。”

“老奴有负重托,负罪之人,不敢受圣主之礼,拜托了。”

一股清气浮于脚下,朗宇伸手虚抓,绿珠飞来,人便被托起,送上了树巅,眼前一亮,出现在了古树的上空。

嗯?不是原来的路?

“麟儿?不好!”朗宇暗叫了一声,立刻飞身而下,双眼一瞥间,外面的风景已经大变样了。

一道强大的血脉之力,惊飞了一众妖将,回身后望,没到化形期的直接昏倒,滑到了山下,滑进了洞里,朗宇飘身从破洞中钻入。

“啊?!圣主!”

三个族长还要拜。朗宇伸手一托,一把拉住麟儿急道:“不要说了,快走!”

“嗖嗖嗖”5个人前后从那个破洞里飞了出来。

“咔——咔咔咔”

身后一片脆响,小天宫碎了。

一座数十丈高山,瞬间坍塌,万叶凋零。眨眼间只剩下十几棵枯枝挺立着。粗大的古树破开了,通天裂痕遍布。

“老——祖!”

孔翔颤颤的悲呼,涕泪俱下,他不知道产生了什么事,但是如此情形,谁还能不明白么,守护近万年的老祖殒落了。

焦作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唐山治疗白癜风医院
亳州牛皮癣医院
焦作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唐山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