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港 > 美食

断章微型诗

发布时间:2019-07-13 10:39:37

幻境孩子,来我的城堡里 安睡,这里是有 花一样的芬芳,花一样的 惆怅;我把你的海滨木楼留下,也将你 明亮的黑眼睛 深藏 。只要,在这座孤立的岛上,种下一棵 长青的白杨,让海鸟筑巢,让夜莺歌唱。我的城堡深藏了你们,深藏了 你漂泊的孤魂;也深藏了,在你妻子的近旁,那苍白的脸孔,和灰色的泪痕 。——致 顾城 海子习惯习惯了黑夜的 眼睛习惯不了 光明习惯了淡然的 微笑习惯不了灿烂烟火正如卑微的我习惯不了你无意的怜悯把你的眼睛闭上把你的微笑藏好至少,你不该让一个童真的孩子看见他会不习惯地,将它记牢……如烟远山牵动着浮云谁在,牵动着你的心我用沙哑的歌喉——凝望你身后的风景北方的草原都已枯黄你恋上了马背,扬起一段过往怯望我从暮冬走来看见你屈膝在樱花飘落的三春在你的世界里十一个季节已烟雨飘零现在我站在你樱花雪舞的角落怯望着你看你指间雪白的花瓣落满灰尘是第十二个了麽第十二个暗季第十二次伤心?在一个幽暗的角落里——要幸福啊!他说路的尽头总有值得的人相等影<之一>城市的夜间好美泛黄的街道,像泛黄的纸纸上画满了泛黄的记忆翻一页,灯火不熄有一个身影在街上飘浮她悄悄地来,悄悄地走轻盈的脚步从未惊醒三月里轻轻飘落在地的细雨烟雨朦胧中孤独的影子被路灯拉长,又缩短从这头,走向那头路灯连成一串她在一片疏离中走远目光停驻在尾的街灯上凝望中,它成了雨夜的星光一点春雨胆怯而羞涩它停在一片光华中不消逝,也不存在<之二>姐姐,今天微风不噪,细雨轻弹;遥远的那抹绿意,轻轻染进了我的眸里。姐姐,今天我薄衣覆体,眉毛里,发丝上,都缀满了雨滴。被雨沾湿的玻璃在无声抽泣,就连,我眸中的那抹微绿,也都泛起了涟漪。无题记忆在时光面前苟延残喘只有你,在岁月雕琢中清晰如昨一片永恒蔚蓝的天空一首古老而耐听的歌曲她嘲笑我念旧,过而难舍我轻笑,她不懂昙花一现,倾尽流年清风渐晚,一世,红颜……

精液有点像果冻正常吗该怎么治
黑龙江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