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港 > 法律

鹤舞月明 〇四七章 论道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4:07

鹤舞月明 〇四七章 论道

〇四七章论道

“师叔,你説火是什么?火是五行之一,但又不是简单的五行,来了罡星神州,我也一直在琢磨,师叔,……。”

自从融合了火凤本源精血之后,凤如山修炼的核心,就是偏重于火焰,随着凤如山实力的提升,他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火焰,这些火焰的威力也越来越强大。但火焰真正的本质是什么,凤如山却并没有极为深入的理解。直到这次来到罡星神州,因为生活的简单,以及罡星神州没有灵气却同样有火焰的,再加上两地火焰的差别,凤如山才有机会从另一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

在凡人世界中,火焰只是一种燃烧的现象。在燃烧的过程中,散出光和热,就形成了火焰。所以火焰不是单独存在的,它存在的依托,就是燃烧。而将这个论断推广到修仙界之中,也并不能算完全错误。在修仙界,所有火焰的出现,也同样需要灵气、灵力或其他力量的支持。将这些火焰视为灵力燃烧的现象,也勉强可以説得通。

不过修仙界不同于凡人世界。同样以灵力作为燃料,但不同修士所掌握的火焰之间却有极大的不同。这种差别不止是火焰的威力大小,温度高低,更重要的是各种火焰之间的性质都有本质性的不同。有的火焰温度极高,熔金化铁,而有的火焰温度不高但却专烧元神,更有的火焰温度极低,冷若冰霜。修仙界对此,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没有统一的答案,凤如山,也有自己的理解。

不算丹火、婴火和普通的火焰,他自己就有星辰火和凤凰真火,朱玉北的熔岩火,他也不陌生。

而在完全没有灵力的罡星神州,同样也有差不多性质的火焰,凤如山意识到,火焰,不仅仅是灵力的燃烧,甚至和燃烧、灵气关系不大,火焰的力量,究其本质,是一种转化的力量。将一种物质或力量转化为其他形态的时候,会出现火焰,而火焰的出现,又会促进这种转化。前者是火焰的生成,而后者就是火焰的应用。二相辅相成,共同组成了火焰的力量。

“……,师叔,物质和能量的转化,都需要遵循一定的规则,而在不同的规则之下,同样的物质转化所出现的火焰也会有很大不同。而不同的火焰,在促进其他物质转化的时候,也同样会有不同的效果。可以説,每一种火焰,就是一种转化规则的体现。当我们掌握了这一种转化的规则的时候,也就掌握了这种火焰的本质。只需要将符合规则的条件摆出来,我们就能够制造出火焰,也可以説拥有了这种火焰的力量。熟悉这些火焰,本质上就是熟悉转化的规则,感悟转化的规则,掌握转化的规则。而真正掌握了所有的转化规则之后,任何火焰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凤如山有些神往的缓缓説道。

“转化规则?凤如山,规则不是化神老祖才能接触到的领域吗,你触摸到规则的门槛了?看看书有这么神奇?”

慕容雪菲不可思议的看着凤如山。

凤如山的火种,这些年并无明显的提升,他能有这番新见识,显然和他半年来天天泡在图书馆有关。

至于凤如山所言有没有道理,对不对,慕容雪菲一时当然想不明白,她也不着急,她更关心的,是凤如山的修行境界,又有了提升。

“师叔,哪有这样的好事

,是两码事,和掌握这种转化的规则,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不仅需要积累,更需要天赋,对自己修炼的天赋,包括修炼火焰的天赋,凤如山,很有自知之明,也很无奈。

至于大量的阅读,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观察、思考问题新的角度,没有前面的积累,比如流火的耳提面命和对养火诀几百年的勤练不辍,只靠阅读,显然是没用的。

近半年的阅读,只是提升了他的见识,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窗户,让他回过头来,以另外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以往的感悟和经验,可以説是给了他一把打开仓库另外一扇门的钥匙,仓库里的宝贝,还是靠自己日复一日,一diǎn一滴积存而来。

“凤如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转化的规则,重在流转、变化,这正是你擅长的,是你的天赋。人类能在罡星神州屹立几万年而不倒,修炼的功法,一定有它独特之处,你慢慢来,一定大有所获。规则又怎么样,谁説元婴修士就不能对规则有自己的看法,化神老祖,也是从元婴修士慢慢修炼过来的,……。”

凤如山还在正儿八经修炼,没有得过且过的混日子,慕容雪菲放下心来。

在她心中,混元功毕竟不是正途,只是应付一时的无奈之举,不是修炼的根本,她很不愿意凤如山舍本逐末,耽误了真正的修炼。

他们,总要回华夏大6去的。

事实上,这也是慕容雪菲不愿意在混元功,包括金刚诀上花大力气的根本原因。

“没事,师叔,我知道。据説上古之时,人人都可修炼,没有修仙者和凡人之分,也没有灵根不灵跟的説法,当年现罡星残界的大能,把人类迁移到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説不准就是修行理念上的分歧,这位大能无法服众,才一气之下远走他乡,另辟天地,前辈豪气,让人心折啊。”

凤如山只是一时心有所感,随口两句牢骚而已,平时,他很少提起天赋什么的。

“咦。凤如山,这是你从书上看来的?大能?流火老祖不是説三万年前人类才从华夏大6移民过来的吗?三万年前,华夏大6,又有什么大能了,多还不是化神后期。”

也许是两人在罡星神州上太过寂寞,需要聊些和修炼无关的话题放松一下心情,排解心中无时不在的压力,对凤如山的不务正业,慕容雪菲已经没有感觉了,她自己也慢慢有被传染的迹象。

“师叔,是老祖自己在流火密境中呆了3万年,他成天呆在一个小地方,很多事,流火説的未必对。书中记载了一些古老的传説,可惜,我不是古名,不能找到更有价值的线索。不过早到达罡星神州上的人类,时间不止三万年,要把大批的人类从华夏大6迁移过来,化神修士根本办不到,罡星残界,不是那么简单,希望流火是真的自己也不清楚吧。教会,嘿嘿,凡是和信仰扯上关系的,就没有一件不是大*麻烦”

和所有的世界一样,擎天城的古旧书籍之中,也记载着一些创世的传説,不过味道和华夏大6的创世传説大大的不同,更多的是关于神迹和伟大的创世神,凤如山对此很少涉足,也就不愿意轻易去招惹神秘的教会。

“嗯。是有diǎn奇怪,这里没有修士,却到处都能感觉到法师的影子,哼,装神弄鬼。”

教会,在罡星神州上影响力非常巨大,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仅仅是一个魂丹,就让罡星神州上所有的人都免不了和教会生联系,但慕容雪菲,却至今为止还没碰到过一个法师。

“嘿嘿,不説这些了。师叔,雷电之力,罡星神州和华夏大6上,也不完全一样吧。”

信仰,灵魂,元神,凤如山对这个神秘的教会非常忌惮,摇摇头,扯回了正经的修炼。

“那当然,嗯,罡星神州上没有风火灵力,却同样有雷电,难道雷电之力,其实也是一种规则,不仅仅是风灵气和火灵气对撞、融合,雷电能让人麻痹,难道雷电是停止规则?是和时间有关的规则?”

慕容雪菲正想继续安慰、鼓励凤如山几句,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喀喇喇几声炸雷,豆大的雨diǎn从天而落。

好大一场雨。

不过,慕容雪菲却毫无所感。

“师叔这是,又顿悟了?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嘿嘿,罡星神州上的雷电之力和华夏大6颇有不同,师叔在雷海呆了十年,以师叔的天赋,有所得是必然的,没有新的感悟,才不正常呢。时间规则,师叔真是豪气天成啊,比我大方多了,……。”

对慕容雪菲经常性的顿悟,他早就习惯了。而他自己,更多的是走神。

关于时间的规则,是世间神秘的规则,即使是真正的仙人,也未必能理解,慕容雪菲一个元婴修士,开口就是时间规则,这份心性,嘿嘿,怎么説呢,至少凤如山身上没有。

凤如山转头看了一圈,只见夜色如墨,大雨滂沱,小竹一家三口,早就灭灯安睡,他嘴里嘀嘀咕咕,张口吐出仙府,把慕容雪菲收了进去。

突然,从山脚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马蹄铁重重踏在石板上的哒哒声,夹在哗哗的夜雨声中,显得特别刺耳。

一匹快马正向春雨小筑疾驰而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