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港 > 旅游

恐怖广播第四十九章照片里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0-01-22 11:08:58

恐怖广播 第四十九章 照片里的秘密

2d6???{???2???yd?@LYo??????fN?[???7Cg?Mc,????充满着误会,有时候,误会可以被当作一种遮羞布,掩盖掉一些尴尬和局促,给双方以台阶下来。\r

只是,苏白并不需要什么台阶,也不想要什么误会,\r

既然你们给我的解释只是一个“误会”,\r

那好,\r

我也给你们一个误会。\r

大家都误会了一次,那就事儿了了呗。\r

栗色头发女人看着苏白,再看看地上躺着的同伴尸体,她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r

对方,\r

就这么直接把自己同伴给杀了?\r

光头男脸皮抽了抽,这一刻,他仿佛有种被面前的这个东方男子狠狠地抽了几巴掌的感觉,尤其是这个中国男子还故意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r

“嗡!”\r

光头男子向前迈出了几步,恶狠狠地盯着苏白,“你这只黄皮猴子,是不想活了是么!”\r

“来。”苏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刚才,他并没有从已经奄奄一息的女魔法师体内吸收到多少残余的生机,自己现在的状况也没好转多少,但苏白还是伸出自己的中指,对着面前的这个光头男“勾了勾”手。\r

来啊,\r

杀啊,\r

打啊,\r

谁怕谁啊!\r

光头男子拳头瞬间握紧,一时间周遭的气流仿佛都被吸扯过来了一样。\r

栗色头发女人见状,正准备开口阻止自己的同伴,却发现在饭馆门口走进来一个身披着僧袍的男子,男子目光纯澈,带着一种深邃,但男子的气机,竟然完全锁定在自己身上。\r

这个和尚,从一开始走进来时,就已经鲜明地站了位置和态度。\r

“阿弥陀佛,大白,不过半天没见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模样了。”\r

“遇到三个白皮猪,自己被炸掉了猪毛以为是我弄的,现在刚弄死一头,还剩下两头也等着被我弄死呢。”\r

苏白咧着嘴,一边笑着一边主动走向了那个光头男子。\r

来啊,\r

你不是要来杀我么?\r

你不是要给自己同伴报仇么?\r

你不是很愤怒么?\r

你不是很看我不爽么?\r

来啊,\r

动手啊,\r

老子在等你动手啊,\r

到时候看看,\r

到底是谁能活着走出这个门!\r

苏白心中的意思都通过他那强势冷冽的目光全都传达给了光头男。\r

如果没有和尚的忽然出现以及毫不犹豫地站队,可能光头男子真的会不顾栗色头发女同伴的劝告执意对苏白出手,但是现在对方又来了一个强援,本来的2V1直接变成了五五开,虽然这个中国男子伤势很重,但谁都不能轻视了他。\r

“抱歉,我的同伴已经死了,我们现在想带着她的尸体离开,可以么?”\r

栗色头发女人直接走了过来,将女魔法师的尸体抱起来,然后看了一眼光头男子,光头男子恨恨地瞥了一眼苏白,跟着栗色头发女人一起走出了饭馆。\r

和尚走到了苏白身边,看了看苏白这么惨烈的伤势,不禁有些无语地摇摇头,道:“走吧,警察那边应该快来了,先找个地方给你治疗一下。”\r

苏白看了看和尚,笑道,“和尚,别告诉我这一切是你安排的。”\r

“应该不是听众做的,谁敢一下子误杀这么多,广播会惩罚的,贫僧本来就说过晚上要来找你谈一些事情到了。”\r

“但我在里跟你说过了,我对那件事不感兴趣。”\r

“那是一件前代听众留下的遗物,二十多年前了吧。”和尚见苏白还不为所动,继续道,“跟你父母一个时代的听众留下的东西,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开始了自己越来越明显地躁动,而广播也没因此发布什么现实任务让附近的听众过来,这一点,你不觉得好奇么?”\r

“不好奇,真的不好奇。”苏白强调道,“和尚,我真的不想进入这件事儿里去,我真的决定了得换个地方去度假,这大理,近真的谈不上多太平。”\r

“先给你疗伤吧,贫僧这里有些材料要给你看看,等你看完后再说。”\r

………………\r

客栈里,和尚正在拿着用丹药碾碎溶解后的汁水来给苏白疗伤,哪怕苏白的血族血统可以自我复原,但这伤势,确实太严重了。\r

苏白算是看出来了,和尚拿出了不少压箱底的存货,好多珍贵的丹药和草药都给自己用上了,一些的甚至从微店里都没得兑换。\r

和尚为什么这么做,苏白自然能想得清楚,无事献殷勤啊这是,用这么昂贵的药材给自己疗伤,等会儿自己还怎么拒绝?\r

治疗完毕后,和尚去卫生间洗了洗手,走出来时一边拿毛巾擦手一边说道:“伤势虽然很严重,但问题不是很大,以你的体质加上贫僧刚刚给你上的药,一天多的时间可以恢复个五六成以上了。”\r

“我觉得我得躺一个月修养。”苏白说道。\r

和尚从袖口里翻出了一个文件袋,放在了苏白面前,“看看这个。”\r

苏白靠在床边,摇摇头,“我头晕,贫血,不想看。”\r

“只看其中一张照片也好。”和尚只得自己亲自动手,打开了文件袋,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照片,“这个人,你认识吧?”\r

和尚将照片展示在了苏白面前,\r

苏白目光很是随意地扫过去,是的,真的只是很随意地扫过去,但是很快,苏白的目光定格在了那张照片里。\r

那是一张在崇圣寺三塔前的合照,\r

照片中有三个人,\r

左边一个人看起来很胖,比张八一那个胖子还要胖一些,右边是个和尚,而中间,则是站着一个身穿着休闲装的男子,胖子年纪看起来那时有四十多了,那个照片里的和尚那时候也是四五十岁的样子,而中间的男子稍微年轻一些,看样子不过三十岁。\r

“你认识他,是吧?”和尚看着苏白说道,“他叫……苏余杭。”\r

苏余杭,\r

这三个字,\r

苏白当然听说过,呵呵,在苏白二十三岁以前,他一直把这个男子当作自己的父亲。\r

在自己的“记忆”中,经常会出现这个男子的身影,他擅长书法,擅长音律,是一个很儒雅的男子。\r

而近,\r

苏白对这个男子的印象,\r

来自于上个故事世界也就是苏白为了救熏儿所进入的那个故事世界中走入那扇门时,在妖穴场景的外面,看见他那时还算是青涩的模样。\r

“他来过这里?”苏白问道。\r

“是的。”苏白点点头,“右边的僧人,是贫僧的师叔,法号慧能,左边的那位,身份不明,但根据寺庙里的老僧回忆说,应该是一个官员,而中间这个,就是你的父亲,在二十多年前,他曾来过这里,并且三人还合影过。”\r

“这有什么奇怪的。”苏白很是无所谓地耸耸肩,却因此牵扯到了伤口,显然,苏白没有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不在乎。\r

“那件东西,也是在二十几年前失落下来的。”和尚补充道,“这二者之间,肯定有联系,事实上,这张照片也是贫僧在寺庙的档案库里找出来的,当时慧能法师每天所见的客人都会有记录。”\r

“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苏白问道。\r

和尚摇了摇头,“贫僧确实是不知道,但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西方人的东西,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失落在了这里,而且近期,它开始主动暴露自己的位置和气息了,显然,它是不准备继续隐藏下去了。”\r

“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告诉我是法器还是什么玩意儿。”\r

“应该……是法器吧。”和尚苦笑道,“如果是人,那就太耸人听闻了。”\r

“和尚,你的意思是,这照片里苏余杭左右两边的人,都是当年的听众?”\r

“八九不离十了,贫僧曾阅读过慧能师叔的笔记和心得,当初求经时看得有些觉得满头雾水,甚是不解,后来自己成了听众之后才能理解起来,慧能师叔是借佛经注释抒发着自己的感慨。”\r

“因为这样子做才不会死后被广播抹掉痕迹?”苏白笑道。\r

“嗯,应该是这样,左边那位的身份其实也找到了,但是在这一天,他出车祸死了。”\r

“又是车祸。”苏白吐了吐舌头,“广播也不能玩个新花样。”\r

“失落在那里的,应该是来自西方的一件东西,大概率是一件法器,那件法器当初被失落在那里,开始进行着自我修复,但是近期开始暴躁起来,附近的一些村子已经出现人畜群发性死亡的事件了,应该是出于它的手笔。”\r

“那你去解决呗。”苏白还是不怎么上心的样子,即使和尚拿出了这张老照片,苏白还是没多大的兴趣。\r

“问题是,广播没有发布现实任务,但是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和尚很认真地看着苏白,“苏白,你应该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是寻常的鬼怪邪物,敢这么杀人吸**血这么放肆,广播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它直接给云南的听众发个现实任务去解决掉它不就可以了么?”\r

苏白拿起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舔了舔自己的舌头,\r

“和尚,你的意思是,那件法器的主人,到现在,都没有死?\r

所以广播只会把这件法器所做的事情都先结算到其主人身上,而没有去发布现实任务?”\r

“按照广播的行事规则,应该是这样,所以大部分听众都会控制好自己的法器和灵物,不会允许它们出去做破坏,否则因果都会算在自己头上的。”\r

说到这里,和尚顿了顿,道:\r

“哪怕是荔枝这批人,成为听众,也没有超过十年的,而且他们这一批人基本都坐着火车离开了。\r

二十多年前的听众啊,竟然还活着,你不觉得恐怖么?”

张家港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阿瓦提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诊疗中心
郑州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雅安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