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伊犁信息港 > 育儿

杏林叶儿红烛缘传奇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46:30

新婚妆台的一对红烛,一支燃放到天明,另一支早早被风吹灭,笼罩在芸妹心里的阴影一直无法驱散,她小心翼翼地过着日子,不停地问:那支被风吹灭的红烛到底是和自己青梅竹马感情笃定的龙哥,还是命运贫困摇晃不定的自己?当然,如果夫妻二人必有一支过早熄灭,她宁愿用自己的青春换龙哥的寿终正寝。可是命运之神到底安排她们怎样的人生,必须一天天过下去才知。  走过秋冬,又一个新春,芸妹和龙哥盈育的小生命,时常会躲在妈妈红衬衫下跳舞,龙哥也是一脸喜气,克制不住当父亲的兴奋,也许,即将初为人父人母,每天都会被一些崭新的幸福所包围,这一切让芸妹似乎忘了那支哭泣的红烛,分明,芸妹常常被夜半恶梦所惊醒,当看见枕边熟睡的龙哥,抓住他的手指,才可以再缓缓地进入睡梦…  芸妹的担心很快就成了现实,龙哥是在一次给人修水电的路上,和单车一起掉入激流奔涌的玉水河,连尸身也是三天后才从三十里的三里铺运回来的。  龙哥死的样子很安详。  他生前没有见到夏末出生的儿子祥子,这又是芸妹心灵深处的巨痛。  龙哥去后,芸妹暗暗发誓终身不嫁,要让自己和龙哥的爱的结晶—祥子好好读书,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  在祥子满三个月的一天晚上,芸妹作了一个梦,她梦见龙哥对她说,他现在在天上过得很好,她和祥子的一切他都看见和知道,他让她九月八号去村北那片芦苇荡的圩埂上去采点野菜,做些以前他爱吃的点心送到坟上,并且嘱托她,一定要找个姓张的人家嫁了,否刚他在天上也不安宁。  芸妹九月八号这天,带着铲子和剪刀竹篮,向村北芦苇荡走去。  果然遍地是鲜嫩的野菜,不一会竹篮就装满了。  芸妹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歇歇。  徐风阵阵,芸妹看见不远处有一根芦苇顶着个铜钱在向她不停招手,觉得奇怪,向芦苇的近处走去。芸妹刚刚走近,铜钱嘎嘣一声落下水里,芸妹不服气,此时正好走来邻村的扛着锄头的张军生,芸妹借下他的锄头,在浅水里寻找起来…一锄头下去,又是碰到硬物的嘎嘣声,张军生也很好奇,连忙卷起裤脚,和她一起寻找起来。  随着锄头的深入,他们挖出一坛金灿灿的金条,数一数,整整五十根,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铜钱,芸妹和张军生惊呆了,芸妹要分一些金条给张军生,可张军生执意不肯收,只拿了几个有些闪光的铜钱,说是留着纪念,还把芸妹安全送达家中。  芸妹用野菜做好点心送到龙哥坟前,当天晚上,芸妹又梦见龙哥让她找北庄的老钟给她说媒,让张军生做倒插门女婿。  老钟是远近闻名的红娘,在他三寸不烂之舌鼓动下,张军生很快做了芸妹的新郎,婚宴那天,一对红烛并排燃放,差不多同时熄灭在第二天黎明。  上一对流泪的红蜡烛,终于迎来芸妹的圆满,谱一曲人间爱的新乐章。更因为张军生的纯洁善良,赢得芸妹一颗芳心。两个相爱的人不一定有缘终老,而两个善良的人,一定能让生活少一些不快,多一些安宁。  天上的龙哥也一定在祝福芸妹,他才是芸妹和张军生真正的红娘。 共 11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患上前列腺钙化如何医治见效快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